• <button id="9l04o"><acronym id="9l04o"></acronym></button>
  • <th id="9l04o"></th>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>科技生活 >科技>正文

    老公是娛樂圈當紅男明星,有天我懷孕了,愛情片變成了驚悚片

    2022-12-16 責任編輯:未填 瀏覽數:22 跨度網

    核心提示:呂說,你知道一個孩子有多難承認自己的媽媽不愛自己,還欺騙自己嗎。我說,我不知道。。

    大家好,我是寫真實故事的豬。

    今天是后續。跟著我,一起看今天的故事:

    01

    我是蘇克。

    好幾次想打退堂鼓,但又不想再提了。

    因為我害怕。

    我隱約覺得有人在找我,好像在搜索一個異常的錯誤碼。

    02

    2019年,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媽媽永遠離開了我。

    周哲說,我母親對我放心了,選擇了放手。

    但他說完這話,也離開了我。他對我放心了嗎?

    親情,愛情,仿佛一夜之間消失了,只剩下無處安放的悲傷和怨恨在體內奔跑。

    可就在我最痛苦無助的時候,上天派來了一個不該再回到我身邊的人。

    他就是呂。

    呂回來見父親。

    他父親病了,得了胃癌。他想在手術前見他。

    他不想住在那里,所以他住在一家旅館里。沒想到會在酒店遇到我。

    這次私人旅行他沒有帶助手,但他是唯一一個。

    我們在酒店的酒吧里聊了一會兒。

    酒吧里有一個觀景臺。呂邵巖雙手插在口袋里站在柵欄旁,這讓我想起了他從前的樣子。

    我說,我記得你以前和你爸關系不太好。

    呂撇了撇嘴,說,那時候,我太信任我媽了。

    我有點驚訝。

    曾幾何時,他有為母親奮斗一生的執拗,但終有一天,他會說出這樣的話。

    接下來的幾天,我們經常在一起聊天。

    當時,我正處于精神低谷,而呂給了我很多安慰。

    而他似乎也找到了一個和我一起發泄心事的出口。

    03

    小時候,呂一直想做媽媽的監護人。

    他覺得媽媽被爸爸騙了,耽誤了自己的青春和事業。他必須努力工作為母親贏得榮譽。

    但是那天,魯告訴我,我覺得我的生活被我母親劫持了。

    沒想到這幾年他媽也就是黃阿姨也太過分了。

    年輕時,她放棄了自己的道德底線,做了一個錯誤的選擇。

    不早點醒來,還要拉扯自己的孩子,葬送孩子的生命。她就像某種軟件bug,總是攀附著別人吸血。

    一個曾經破壞別人家庭吸血的人,現在名正言順地吸自己的兒子。

    當時,呂的全部收入都被拿走了。黃易還討論了公司的利潤分配。

    Lv邵巖走紅后不到半年,黃易就與公司談及解約事宜。

    白紙黑字的合同在一般人眼里是法律,在她眼里卻是欺軟怕硬的廢紙。

    平心而論,合同確實有很多壓榨條款。反抗沒有錯。有些人曾經單獨飛行過。

    但黃阿姨的戰術我不敢恭維。她告訴呂先躲起來,不要露她的臉。

    然后煽動粉絲討伐公司,拉攏Lv人脈深厚的成員一起罷工。

    他們組團后,公司已經放出了大流量,不可能再放出呂了。

    最后,公司妥協了。無取消、重簽條件。不過,只能與呂重新簽約。

    其他麻煩制造者,雪藏,邊緣化。黃阿姨只說了一句,對不起。哦,我不想的。

    從那以后,呂成了一個群體靈魂,但她也被大家孤立了。

    04

    呂邵巖質問他的母親。那些是我的兄弟。你有沒有想過我?

    黃阿姨說,別傻了,這個圈子里沒有兄弟。世界上,真正為你著想的只有我,別人都只是想占你便宜。

    當我聽魯的復述時,我感到十分震驚。

    陷自己的孩子于不義,拿走孩子的每一滴血汗錢,你甚至可以為自己好咬一口。

    呂說,你知道一個孩子有多難承認自己的媽媽不愛自己,還欺騙自己嗎?

    說完,他就把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,嗆得直咳嗽。

   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。我感到無力說什么。

    其實他才20歲,不懂喝酒,卻這么匆忙的被推到冰冷的名利場。

    我說,如果你真的不開心,就辭職吧。

    呂邵巖苦笑了一下,說,你知道公司在我身上投資了多少錢嗎?我現在死了都還不了。

    他的語氣冷冷的,讓人不寒而栗。

    05

    呂在她的家鄉住了一個星期。

    走的那天,我在房間門口道別。

    他說,走了。

    我說,我們走吧。旅途愉快。

    就在他轉身的時候,他開始說,有件事我多年來一直想告訴你。

    我說,什么?

    他說,我知道你以前喜歡我,但其實我也喜歡你。但我想以后紅起來,不能給自己留什么黑料,所以一直沒說什么。沒別的了。

    我忍不住笑了。

    那是我母親去世后,我第一次笑。

    因為心里突然感受到了青梅竹馬的溫暖。

    這和愛情無關。是籠罩在春天光環下的溫暖。

    往事的回憶瞬間涌上我的眼簾。

    我媽帶我去比賽,梳著高高的發髻,化著濃妝。

    那時我總能見到呂和。兩位母親將聚在一起,交流撫養孩子的經驗。

    我們會坐在等待的人群中,分享口袋里的巧克力。

    這個世界仍然是干凈的,沒有真正的痛苦和苦難。

    但是一眨眼,事情就變了。

    06

    不久之后,我回到紐約繼續我的學業。

    看到呂又上線了,我的心里感覺不一樣了。

    在鏡頭前,他總是強顏歡笑。

    但是他笑的越陽光,我就越難過。

    因為我知道那些微笑只是面具。

    有一段時間,他在舞臺上跳舞的時候,會做那種夸張的動作,像觸電一樣。黑粉會被切掉,到處都是。

    我一個學心理學的同學看到了,半開玩笑的說這像是心理問題導致的躁郁癥。

    我和你一起笑了,但是我走神了。

    晚上,我在微信上問陸怎么回事,他沒有回復。

    第二天,我補充道。我說,如果你心里有什么說不出口的話,可以向我傾訴。

    幾天后他回來了。我很好。這個我以后再說。

    我覺得我們應該放過他。

    他回到自己的世界就是大明星。

    作為一個少年,知道不能談戀愛留黑料的人,在微信上是留不住把柄的。

    2020年,中國爆發了一場疫情。

    一開始沒想到會這么嚴重,直到封城才知道情況真的很糟糕。

    媽媽去世后,我第一次給爸爸打電話。

    他說了一點,你記得我嗎?

    然后嘮叨我先別回去。

    打電話的時候,我被他感動了,但是放下電話,覺得他不想見我,這么說吧。

    感情就是這樣。一旦裂縫裂開,即使是至親也很難愈合。

    在內心深處,我不能原諒他。

    07

    2月,一個意想不到的人聯系了我。

    是的,周哲。

    他比我早一年畢業,那時他已經在中國了。當他在微信上跳出來的時候,我才想起他是湖北人,應該在武漢。

    他說他被抓了。高燒,缺氧,每次呼吸,肺部疼痛。當我躺在床上時,我總是想起我。

    他說我是唯一一個分手后不糾纏他的女生,和別人很不一樣。

    周哲當時也說了很多,但我只記得這句話。

    那種自上而下的優越感,在愛情中是潛移默化的。真的很有必要跳出來這么清晰的感受一下。

    我似乎是他可供選擇的商品之一。

    我會,你在考什么?

    周哲也是一個聰明人。過了一會兒,他說,對不起,我傷害了你。

    從那以后,我們就沒有聯系了。

    后來紐約也認真起來。我很慶幸我媽在陪我的時候直接買了個小戶型。

    那時候是投資,那段時間卻成了我的避風港。

    到3月底,恢復了一些航班。4月,我接到陸的視頻電話。

    他說,我記得你在紐約,對嗎?

    我說,怎么了?

    他說,我來了。

    08

    我沒想到他會來。

    更沒想到,他會來找我。

    實際上,他是來放松的。

    首先,因為疫情,許多商演已經取消,工作已經停止。第二,他受不了黃阿姨。

    當時黃阿姨和他的粉絲支持撕了起來。

    就是這么夸張。

    我該怎么解釋呢?

    普通粉絲偶像化花錢,那些核心粉絲就不一樣了。賣掉社區,籌集資金并投資。據我所知,有人一年拿了七位數。

    這也是明星和大粉之間的默契關系。

    下大力氣為愛豆維護網絡音量。愛豆默許他們使用自己的形象。

    但是黃易,一個貪婪的人,不能允許外人利用這一點。

    她兒子產出的一切都屬于她。

    所以,她自己出去,和后援會搶權。

    呂寧愿躲起來逃避,也不愿出來散散心。

    他說很多粉絲陪我從默默無聞到今天。我在心理上非常依賴他們?,F在.它不見了。

    我想也許這就是黃阿姨想要的吧。斷絕呂的一切社交活動,把他困在自己身邊。

    但是我沒有說出來。

    因為呂的樣子看起來非常沮喪,就像一顆陷入了泥潭而失去了光澤的寶石。

    我不忍心說那些讓他抑郁的話。

    09

    那段時間,我們不怎么出門。

    一開始,在他的酒店見面。后來,我去了我的公寓。

    我們不上網,這樣就切斷了外界的聲音。

    像家一樣的小空間給我們一種親密無間的感覺。

    有時候,我覺得呂最可憐的地方就是小時候,她在媽媽的安排下全心全意的訓練。還沒成年,就被沖進了娛樂圈。

    他的社交生活非常狹窄。

    圈子里的人,很難有交心的關系。而我是他難得的朋友,遠離他的圈子。

    那段時間,呂邵巖跟我說了很多心事和秘密。

    他跑了出去,不僅僅是因為他媽媽在和后援會撕破臉,他還得躲起來。

    因為他知道一件很悲傷的事。

    陸說,我上個月才知道,我媽拿到了18年投資移民綠卡。她沒有告訴我,因為她覺得現在的環境下娛樂圈不適合換國籍。但是我一點也不想改變。我像母親一樣對待她。她對我怎么樣?什么都瞞著我,還說是為我好,真可笑。

    人們常說父母對孩子的愛是無條件的。其實孩子對父母的依戀和愛難道不是無條件的嗎?

    即使他們做了錯事,傷害了自己。但每個孩子的內心還是向往父母的真心關愛。

    呂說不下去了。

    他仰靠在沙發上,閉著眼睛,沒有聲音,只有淚水,從眼角浸濕。

    那一刻,我心疼極了,伸手抱住了他。

    而呂在我懷里縮了縮,從微微顫抖到放聲大哭。

    10

    一時間,呂和我產生了奇妙的共鳴。

    我們都帶著少年時代愛情的印記,都躲在異國他鄉,默默療傷。

    在那段私密獨立的時光里,愛情被悄悄觸發。

    身處一個大多數人都不認識呂的城市,我們就像一對普通的情侶,在談論愛情。

    深愛著,我叫他老公,他叫我老婆。

    你不必刻意回避躲藏。

    吃晚飯,去博覽會,去布魯克林植物園看櫻花。

    直到有一天,我和吳去了一家網絡名人漢堡店,一個中國女孩在偷偷拍我們。

    它被呂發現了。

    即使戴著面具,我也能看出他的臉色突然變了。

    飯還沒上,他就轉身走了。

    他甚至沒有打電話給我,把我留在店里。

    那是我們的正式日期,第25天。

    那天晚上,他將回到旅館。我問他,什么意思?

    他說,做夢吧,該醒了。

    我有點生氣。我說,你以為我是什么?

    他回答的很簡單,今天之前是女朋友,今天之后是朋友。

    周哲說,我不是那種能放下面子,架不住男生糾纏的女生。

    但是那天真的是上氣不接下氣。我說,呂,說實話,你以前經常這樣玩女孩子嗎?

    呂嘴角抽了一下,說,你覺得,那就好。

    我說,別這樣。先說清楚,我不想猜!

    網上總有人嘲笑呂的演技愚蠢,但說實話,那一刻,我在呂的臉上看到了一種極其復雜的表情。

    憤怒,羞恥,恐懼.

    不知道怎么形容。

    呂邵巖停頓了一會兒,說,想想看,我們以后真的能在一起嗎?即使我想,有些人也不會。我們只能在這個房子里做情人。你受得了嗎?

    我看著他,無語。

    我終于放開了手。

    我從脖子上取下項鏈,交給了他。我說,你以后再有女朋友,再脫。

    他把戒指從手上摘下來給我,說,你要是有新男朋友,就扔了吧。

    突然覺得我們還是像兩個孩子一樣。

    可惜我們青梅竹馬的時候錯過了。

    11

    剩下的不知道怎么說了。

    我會試著選擇,盡我所能。

    五月,我的月經沒來。

    我曾經采取過避孕措施,可惜還是出事了。我懷孕了。

    我有點困惑。

    我有兩個好朋友,一個來自德克薩斯州,另一個來自緬因州。他們都勸我不要打,說這是命。

    當然,他們的理由來自于她的信仰。

    但是一個朋友告訴了我她的故事。

    她說我媽懷我的時候才16歲。她想把它打掉,但她聽了我爺爺的話,離開了我。我說,這是她一生中最正確的決定。我這么好,這么漂亮,我這么愛她。如果你把我打暈了。她不得不終生懺悔。

    那一刻,我想起了媽媽。

    媽媽和我爸爸在高中的時候相愛了。后來我媽考上了大學。我爸沒通過單子,開始工作。兩人的差距在身體上被拉大了,學歷上也被拉大了。

    我媽畢業的時候,我本來可以去上海的外資500強企業。她懷孕了。

    二、早晚要結婚,孩子不要打。

    于是我媽回了老家,匆匆結婚,生了我。

    我之前問我媽后悔生了我嗎,不然她現在就是女強人了。

    我媽笑著說,我怎么會后悔呢。和你愛的人有個孩子是多么幸福。

    我反駁,你和我爸不愛了又怎么樣?

    我媽說,我不會更后悔的。愛我的人走了,但我還有我的孩子,他們會永遠愛我,和我在一起,對嗎?

    那時候我和我媽都不知道我爸有一天真的會失戀。

    12

    那時我決定要這個孩子。

    想愛卻不能愛的魯,也為母親的那句“永遠愛我的孩子”。

    不過,我是不會告訴呂的。

    第一,我不缺錢。我一個人撫養孩子沒問題。

    第二,呂的職業不允許這個孩子的存在。我不會讓任何人知道這個孩子的父親是誰。

    我想在呂離開那個圈子之前我是不會告訴的。

    可能,那個時候,他還戴著我的項鏈,我還戴著他的戒指。

    其實,想到我的孩子有魯一半的基因就很幸福。

    畢竟他是我從少年時代就暗戀的男生。

    如果今生,我和他注定只有25天的緣分。我很慶幸上帝用另一種方式讓我和他延續了愛情的韻味。

    但是,我太天真了。

    因為當我決定要這個孩子時,這不再是我一個人的事了。

    13

    9月初,一個陌生人突然加了我的微信。

    而且頭像ID看起來是個女生。

    她走過來問我,姐姐,你認識呂嗎?

    我聽呂邵巖講過私粉,會干涉偶像私生活什么的。

    我立刻警覺起來。我說,我不知道。那不是明星嗎?

    然后她發了一張照片,問,這是你們倆嗎?

    照片里是我和盧邵巖在漢堡店。

    我急了,說,你在哪里看到的?

    她說,這是一種承認。

    突然意識到自己太膚淺了,被一個小姑娘騙了。

    我怕越說越容易出錯,直接黑她。

    大約一周后。

    在學校,一個男生提醒我,好像有人跟蹤我好幾天了。

    確實有一個戴著墨鏡和口罩的男人。

    當他發現我在看他時,他鉆進汽車離開了。

    這次真的有點害怕了。

    沒想到,我與呂短暫的愛情小品漸漸滑入了驚悚片。

    我猶豫了一下,給我爸打了電話。

    我爸知道我懷孕了,我要生了,就罵了。他說,媽的,你孩子腦子是不是有問題!你能不能不要像你媽一樣幼稚!

    我當場就哭了,我說,有問題的是你!

    然后把手機摔了!

    三天后,呂也打來電話。他問,你懷孕了嗎?

    我哆嗦了一下,說,你怎么知道?

    他的語氣變得那么急切,他說,你這幾天注意安全,忙完了再來看你!

    我說,不。我不想讓你知道。

    14

    后來發生的事情就更離譜了。

    我不想加任何猜測,就陳述一下我的遭遇吧。

    我父親在呂邵巖之前到達紐約。

    我真的很驚訝。

    我以為我們那樣吵架時,他會放過我。他找到公寓,看了看我的肚子,眼睛紅紅的。

    他說,你們學校怎么休學,你去問。你不能在這里生孩子。月子期間沒人伺候你。你回去的時候你奶奶可以照顧你。

    我的眼睛轉向天空。

    他問我父親是誰。我沒告訴他。

    而且我在微信上跟盧說,不要過來,我爸來了。

    我爸來的第三天,我們一起出去吃飯。

    我在停車場取車的時候,一個三十多歲的黑人突然沖過來搶了我的包。

    我下意識的往后拉,我被拖住了。然后那個人踢了我的肚子。

    我爸在我后面幾步。他看到了,就大叫著往這邊沖。

    黑人見狀,從后腰拔出了槍。我嚇瘋了,尖叫出來!

    他用槍指著我。

    我一生都不會忘記那一幕。

    我爸爸只認識幾個英語單詞。他喊道,對不起,對不起,開槍打我!我!

    然后卡在槍前面。

    即使上帝憐憫我們。

    槍卡住了。黑人跑了。

    15

    我下面一直在流血。

    我好幾次疼得暈過去。

    但是我的寶寶挺堅強的,有救了。

    和我爸告別的時候,我抱著他哭,說,爸,對不起。

    真的沒想到緊急情況下我爸會用自己的命換我的命。

    我爸也哭了。他說,好孩子,別生你爸爸的氣?;丶野?。如果你想愛你的孩子,你不能讓他出生在這個蹩腳的地方。

    我的父親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,但他是一個好父親。他不會因為有個兒子就忽視我女兒。

    之后輟學,開始做核酸,找了個飛機。

    其間,父親告訴了我一些我以前不知道的關于母親的事情。

    原來我媽陪讀期間給一個男的轉了20多萬。

    因為我媽剛來的時候,朋友不多。

    我上學的時候,她會上網聊天。然后遇到一個說咖喱味英語的女人。說自己很慘,生了10個孩子,死了4個。被男人騙了還是怎么的。

    我認識這個人。我媽媽告訴我關于他的事。

    但是我不知道,我媽在給她錢。

    我媽回國后看到我哥,對我爸的感情徹底死了。我當時心情特別不好。

    然后,網上那個女的說她欠債了,想把孩子賣了換。我媽一聽,急了。

    我還是很警惕國內的詐騙。我媽轉移錢的時候我爸發現了。

    我爸正好和那邊的一個經紀人關系不錯。他去看了一下,發現是男扮女裝,每天在網上冒充各種身份,騙人錢財。六個孩子中,有四個是從鄰居那里借來的。

    僅這件事我父親是對的。

    但是我媽已經不信任他了,然后開始懷疑我爸的動機,覺得是在騙她。

    感情打擊,已經有點抑郁了。幫了這么多年的人居然是騙子,真的很難接受。之后情緒逐漸失控。

    剛開始我天天罵我爸,后來我做到了。

    我爸不讓奶奶說實話。

    我覺得我媽在我心里很完美,所有人都不在了。不要詆毀她。

    16

    五天后,警察通知我,那個黑人搶走的包在一條巷子里找到了。

    我很高興什么也沒丟。

    但是一個小警察說,奇怪的是搶劫的人連錢包都沒拿走。

    我心里咯噔一下,一個想法閃過我的腦海。

    但我沒敢說出來。

    2021年初,我終于回國了。

    任何關注娛樂圈的人都應該記得發生了什么。

    一月份,我剛解除隔離,一個男明星自爆生了個孩子,毀了好幾個平臺。

    有意思的是,孩子是19年2月出生的,不是新生兒。仔細復檢后,抱著寶寶吃飯的照片流出來了,而男方已經做了兩次親子鑒定。

    這些旅行并不那么秘密,但在此之前,一切都很平靜。很明顯,有人把女明星的孩子當武器,而男明星的腦袋是鐵的,就隨他去吧,自己說的。

    而我之所以這么關注這件事,是因為越想越害怕。

    因為我想到了那個加我微信發我照片的女生。

    明白了。跟蹤我的人。

    對,搶劫的黑人,但是沒拿錢包。事實上,他一直在狠狠地踢我的肚子.

    我不知道他們之間是什么關系。

    也許,他們來自不同的來源,有不同的目的。

    但是他們一起證明了一件事。我可能不再是秘密了。

    放眼望去,就像21年前的娛樂圈。一切都很平靜。

    只是這種平靜讓我害怕。

    恐怕我已經成為一個鋒利的工具了。

    等待合適的時機,它會變成一張暴露的照片,出現在微博上。

    有了這個孩子的存在,就算呂能逃出的控制,他也逃不出別人的手掌心。

    我爸爸說對了一件事。

    我不能像我媽一樣天真。

    17

    我和呂已經分析過有哪些人和哪些勢力會卷入這件事。

    但是我知道是誰又能怎么樣呢?

    畢竟,我們只是一個巨大棋盤上的兩顆棋子。

    我猜很多人都想知道我的寶寶怎么樣了。

    還有很多人,比我更期待他,來到這個世界。

    可惜2021年2月,我聽不到他胎心跳動的聲音。

    是的,當時我覺得沒事,孩子得救了,然后他終究還是走了。

    我猜他被這個世界露出牙齒的方式嚇壞了。

    還沒來得及看金色的陽光,我就去天堂看奶奶了。

    他離開我身體的第二天,我摘下戒指放在抽屜里。

    我給呂留了一條關于我身體的信息,然后叫他摘下項鏈。

    呂沒有吭聲。

    一個字也沒有。

    只是當我再次在網上看到他的時候,已經找不到任何屬于我的痕跡了。

    似乎一夜之間,我放下了最后的夢想力量,接受了現實的潔白與冰冷。

    我已經一年沒哭了。

    忙畢業,忙找工作。我每天早上看著鏡子里的自己,越來越像一個精英。

    只是在睡夢中,想起過去,早上醒來,軟軟的枕頭會濕濕的。

    也許從一開始,我和呂的故事就錯了。

    既然他想當大明星,就注定了他永遠不會愛上我。

    在他感情最高漲的時候,他說要娶我,他稱我為妻子。當他得知他有了孩子,他說他會來找我,他讓我不要擔心。

    但是,當他在娛樂圈的時候,有些事情已經不是他說了算了.

    閱讀上文 >> 郝蕾穿西裝挺帥氣,就是褲子勒得有點緊,飽滿身材包不住了
    閱讀下文 >> 半個娛樂圈都在解約,肖戰卻成李寧全球代言人,把新疆棉印標簽上


    本文地址://www.deviceindia.net/kejixinwen/20221216/31802.html

    轉載本站原創文章請注明來源:跨度網

    东北嫖老熟女正在播放